[也许天上的不是街市,而是居人的灯火]
我是εr/相介,可以叫我啊介
喜欢胡乱画画也喜欢写些不明所以的文字,沉迷自己的世界想要讲很多故事
高一,开学住宿长弧
欢迎来找我唠嗑♡qq是2671744672

活着真幸福啊。


请原谅我短暂的十六年的生命中,有一半的日子是在漫无目的的沉默中度过的。不,我一点也不厌世,我讨厌像那些孩子们一般散布着丧的言语和颓废的感情,一如赴死的传教士。我很喜欢这个世界,我喜欢无人的街巷,喜欢寂静的城市,喜欢摇摇晃晃的灯火和车水马龙的立交桥,喜欢整点报时的钟鸣和呼啦一声起飞的白鸽,唯独不喜欢人。

沉默往往是突兀地到来的,在深夜沉沦的时候。像是莫名其妙地失语般,往事肆虐,如此这般扼住脖颈就会像浮上水面的天鹅,水珠顺着羽毛滚下,腐草缠绕着脚掌,高昂的头颅等待着猎人的枪决,菖蒲却沉默无言。

梧桐树,玉兰花,女贞叶,冬青草。学校留下的记忆只有寥寥半语,剩下的只有默读。我讨厌那里来回走动的人群,他们都是傻子,是白痴,是先天残障的孤儿,靠着取乐他人愉悦自己——也许是我真的就有这样一个毛病,我看谁都像垃圾,这是种根深蒂固的想法,早已无法更改。我只知道,在该赞美的时候赞美,该闭嘴的时候闭嘴,歇斯底里的辱骂收好,刀锋都朝向自己。

然而总会有这样一天,满溢的悲伤汹涌,唯有抓着自己的头发一遍遍地叫喊,无力地靠着墙角的尘灰。如何忍耐似乎是无尽的课题,不得自由就无法回答;但是造物的法则便是如此,生命往来循环不息,所有愤怒与喜悦像是历史般螺旋地上升再下降,最终悄无声息地落入墓碑上的凹槽,成为镌刻于脑中的无言过往。蜷缩于地上的身躯再次站起,宣告着沉默的骄傲。没有关系,我没事,谢谢您的关心。

然后再把手腕缠上一圈圈的绷带,不可微。

晨晖,日光,眼中的钢铁森林渲染了浮夸的金光。只是这世界上我所看到的人类越来越少,交谈的话语,挥舞的手臂全变成了习以为常的视而不见。科塔尔综合征?我不知道,但是我觉得世界并没有死,它还是如此茂盛着顽强着,只是那些刺蓟葎草旋复花通泉草都不会说话罢了,世界愈发沉默。

我也便愈发热爱着这样的世界,悬浮于三十楼的高空,脚底倒映万家灯火,头顶映照漫天街市。唯一能做的便是堕入流动的灯河,没入浩浩荡荡罢了,这般想着合上书本,愈发想要活下去了呢。

评论
热度(1)

© 相对介电常数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