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介/阿介,多原创,慎fo

他们凯旋而归。
他们摘去了教堂顶的十字架,在那个烈火肆虐的晚上。他们的皇帝,马鞍与流苏好似熔化滴落的凤凰的尾羽,未曾料想莫斯科的人民竟以如此这般的决绝焚毁了这座圣城,亲手把冬日的黄金和慈悲为怀的圣母架上断头台。他们只能在灼人的噼啪声中翻滚,在烧焦的破布败絮中苟延残喘,在皇帝不朽的神威和无上的指令中跪地匍匐,直到瘫软的身体再无法举目向那至高的存在顶礼膜拜。然而皇帝疯魔般地折返于街巷,在不断倾倒的断垣前勒马嘶鸣。他要取走这里的一样东西,随便什么都行,只要能让漠视这场闹剧的莫斯科人的主收走他骄傲的庇佑,只要这片土地,从伏尔加河到西伯利亚,从向日葵到狩猎归来的乡人,都会战栗着称他为巴黎来的侵略者,而不是某位做着皇帝的妄想梦的小丑。
他们摘去了教堂顶的十字架,死去的战友们的尸体还封存在深河的冰面下,撤走的市民们在荒野中相拥取暖,他们凯旋而归,踏着燃尽的灰。

评论
热度(10)

© 相对介电常数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