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介/阿介,多原创,慎fo

那天过河,细雨撑着纸伞穿梭于行道人中,纵身一跃跳进青砖绿瓦,被不知谁的双脚碾碎成泥污,沤在腐溏中。水面无人,唯有岸边几个白衣丧服的女子烧着黄纸哭着声,溅起的雨点落在昏黄的火焰中,烧成一汪汪灰白色的烟,可桥上的行道人啊,笑着互相打趣,说那是清明节送给你的礼物。无人知晓,锐利得穿透深河的双眼此时也只是噙着泪水,幻想着一年一天一个小时后,自己也像她们死掉的丈夫那般没入浩浩荡荡的江流,没有一丝回音,没有人祭奠这个不知名的死者,没有人在桥上竖起一块牌子,水深危险。
只是一瞬间的想法罢了,要是我在十五年的夏天去死,现在就不会有这样胡思乱想的机会了,
不祥之兆。

评论(2)

© 相对介电常数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