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介/阿介,多原创,慎fo

先生,请您停住,容我道声得罪

您何必快步疾行,唯恐避我不及?

何必长袍掩身,只怕我上前拥抱?

何必封冻温存,留下锋刃相向?

何必一言不发,但顾前行不回首相望?

您何必如此决绝,冷淡又悲苦?

我也不过平平一人,何来凄怨,独身而肃穆?

可您若想借此否认我的一切

想借此把我的十四行诗碾成灰烬

想借此撕那三封信粉碎

因以昭示我的江郎才尽

我直言:绝不可能!

闭上眼睛就看不见丑恶?

掩住双耳就听不见悲鸣?

讳莫如深就诉不出真情?

摘去心脏就听不见胸口跳动?

您告诉自己,她是个庸才

我就被降到市侩的,粗鄙的愚夫行列了吗?

您嘻笑着,这首诗的韵脚毫无章法

我就赧然到夹着尾巴躲到海涅,但丁,普希金的阴影之下了吗?

您讥讽着,她远不如那人,美貌而气质不凡

我就自甘沉浮,在丑人中推搡着退却了吗?

您哭诉着叫骂着痛斥着我的暴行

我就是那暴戾狂妄不分高下的莽夫了吗?

我直言,我是王,我才是暴君!

二百年内无人可超越!

您只当我胡言乱语

只当我神志不清

只当我的纯粹理性批判不比那人回眸一问

只当我丑陋的容貌不及那人姿色

只当我是陈辞滥调的重复者

是淫词艳曲的弹奏者

是巧言令色的阿谀者

是官样文章的书写者

只当我是没有情感的枯木

是仲春晚开的最后一花缺少心灵的蕊

是空洞机械的木偶

每日重复单调歌曲的八音盒

没有情调

没有思想

没有精神,自由,独立思考的意志

没有灵魂

我直言:你错了!

你有罪,罪名是不辨黑白!妄下论断!贤愚不分!作恶多端!

是为倾一个人的心去否认另一个人的灵魂!

莫不是这七十万万,唯你眼前所见的倾慕者才值得尊敬?

莫不是这光芒万丈,除你取的那一束,黑暗便只有集结奔流不息的其他?

莫不是你一声令下,耶和华造我,我主生我

只给我一土偶木梗,不允我笑?

我直言:你错了!你错了!你错了!

是他命我开红海,命我迁徙,自埃及至巴比伦

是他命我审你的名,定你的罪,加你的刑,下你的狱

——请记住,这绝不是您与我在对话

是您的思想,同我高尚的思想与灵魂在问答!

评论
热度(1)

© 相对介电常数. | Powered by LOFTER